返回小说:攻略你的世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18,梦琳琅秀玉郎(五)(1)

    “那就好,我和你说,这个齐衡君只有一张皮相好看,他每次来都靠皮相迷惑我的玉郎,我怀疑他对玉郎有所图谋,不会就是传说的断袖之癖?”琳琅越想越觉得可能,否则以齐衡君的条件,身旁大把的美女,为何从未见过他左右逢源,这不科学!

    禹王妃不这么认为,她面色如常,双手紧握,“琳琅,话不能这么说,爱情面前人人平等,男人喜欢男人,也属正常现象。”

    “可是,我喜欢玉郎,不想要他和齐衡君在一起,那样我这里会痛。”琳琅一脸认真的指着自己的心脏位置,“而且齐衡君长得好看,我比不过他。”

    禹王妃无奈,小姑娘怕是情窦初开,正想多安慰几句,听到不远处有人呼唤琳琅。

    “琳琅,琳琅,她又上哪去了?”青衣刚忙完手上的活,想找琳琅一同给小黄洗澡,叫唤了许久没有得到回应,这才开始四处寻找。

    琳琅听到声音站在楼梯口与青衣说话:“青衣,青衣,我在这。”

    “琳琅,你……”青衣看到琳琅身旁的美妇人,立马住嘴向她行礼,“夫人~”

    琳琅见青衣喊的亲切,还以为她认识对方,“原来大姐姐认识青衣,嘿嘿,你们真是有缘。”

    青衣低头,是以琳琅看不到她的大白眼,对方一身华服,头上珠钗一看就价值连城,若她没个眼力,如何称得上底层的平民。“琳琅,不可无礼,要唤作夫人。”

    “可是漂亮姐姐喜欢这个称呼,你喊她夫人是把她喊老了。”

    琳琅站在禹王妃前面几个台阶,青衣从底下看着她们,来往的客人便是瞧见这几名女子堵在台阶那,不上不下,很是尴尬。

    禹王妃开口解释:“姑娘莫怪琳琅,我与她投缘,这个漂亮姐姐也是我允下的,无碍事。”

    青衣交代琳琅几句话,随后离开,“琳琅,你刚才是否在说齐公子与东家的坏话?琳琅,你只是一个村女,东家为达官贵人,咱们的身份配不上。”

    禹王妃心道:玉满堂的东家是我儿子沈秋河,他何时改名叫玉郎。等等,如果说琳琅口中的玉郎是指他,齐衡君与玉郎暧昧不清,不就是说齐衡君与我儿子暧昧不清!

    “琳琅,我觉得男子之间没有纯友谊,是以,让我们破坏那对纯友谊,把它们扼杀在摇篮中。”禹王妃突然握住琳琅的手,一脸愤恨,“两个大男人谈什么情,还是回家乖乖娶妻生子要紧。”

    “漂亮姐姐,你这话我听着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我想想,难不成你还知道人能够生猴子?”琳琅脑中突然发现这句话,立刻脱口而出。

    禹王妃眼神闪烁,激动的回应琳琅:“我要给你生猴子。”

    “对对。”琳琅连连点头应道。

    禹王妃握住琳琅手:“老乡。”

    琳琅反握禹王妃的手:“两眼泪汪汪。”

    青衣重新返回,想告诉琳琅自己给小黄洗澡,结果看到琳琅与华服夫人两两相望,手握着手。青衣惊呆,这突然的友情是怎么回事,说好要做彼此最好的邻居呢,为何琳琅抛弃了曾经的誓言。

    齐衡君在雅间等待许久,仍未等到禹王妃的身影,无聊之余打开房门准备出去看看情况,一踏出门外就看到了琳琅与禹王妃怪异的举止,“你们这是……?”

    琳琅劈头盖脸就是一长串话,“齐公子,外面的花儿那么多,求你别摘我家那一朵,没有未来的感情是不会幸福的。我知晓你长得比我好看,可是比我好看的男人多了去,你也不是最好看的那一个,我是不会允许你们在一起的。”

    禹王府随后,“我要说的和琳琅差不多,你该明白自己与秋河是不可能的,若是让我知晓你对他抱有别的心思,我一定打断你的狗腿。”

    琳琅对禹王妃竖起大拇指,“崇拜你。”

    禹王妃昂扬脖子,神气十足,“那是应该的。”

    齐衡君听的云里雾里,不明白两人究竟在说什么,恰巧沈秋河带着朱雨荷也来到玉满堂用膳,收到消息特来看一下。然后沈秋河就见到禹王妃与琳琅站在齐衡君面前,两人一脸悲痛的神情。

    沈秋河走近,低声询问:“娘~,您怎会在这里?”

    禹王妃捋捋头发,一脸我最大,“我怎的就不能出现在这,这里难道有见不得人的!”

    沈秋河无言叹息,他娘又出来搅事,“爹在府里等着与您一同用膳,若是被他知晓您出现在这,只怕过不久……”

    朱雨荷收到的消息却不是这个,“姨母,您不是说与姨夫去尚秋园享用素斋?”

    沈秋河扭头,再看向禹王妃,“娘,您给爹的理由是?”

    禹王妃其实不喜这个表妹,瞧瞧说的什么话,就不能打个掩护,少说几句,“我,我过来散步消食。”

    晚一步到达的禹王妃婢女不小心暴露真相,“王妃,您尚未用膳。”

    “馨儿,本王妃迟早把你给嫁出去,走吧,还等什么,我家老头该找我了。”禹王妃在离去前,想起还没有和琳琅解释清楚自己的身份。“琳琅,随时欢迎你来禹王府找我玩。”




-------------------------
尘归尘,土归土,生终将死,灵终将灭,万物终将消亡,在辉煌,不过一抔黄土,一捧青灰!人生百年,岂有永恒不灭者,夕阳末世,惊怖可闻,不过光阴一刹。
——哀悼疫情去世的同胞,愿安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