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

第三十五章

    不过此时其他人的刀剑也已经到了,白浪一团身,一闪之下便用这个人做了自己的肉盾。当即就是血肉横飞,这倒霉蛋被白浪一剑捅了还没来得及去死掉,反而是被自家心狠手辣的同伴给分了尸。这飞出去的尸块之中,甚至有直接就发黑发出腐臭味的,毫无疑问就是被喂毒的兵刃给砍的。

    白浪自然身上也溅了血,这一番攻击让白浪身上也是出了一层白毛汗——这确实是他第一次跟复数的敌人,还是冷兵器的武林人近身搏杀,生死也就是在那一瞬间。这时候他反而觉得浑身滚烫,那股战斗的欲望突然变成了冷的,心有所感仿佛他清楚地知道了每一个对手现在的方位,他们的兵器长短轻重,出手接触的快慢,兵器上劲力的流转

    这是临阵突破了,这或许才是白浪真正隐藏在心中的“挂”——这是斗战之挂,以前有类似的挂的那个虚拟角色可能叫萧峰吧不过白浪也有可能是错觉,是压力让他产生了幻觉。反正到底是幻觉还是新类型人的突破,仅仅霎那之后就能够知道了——因为对方如同剁饺子馅一样的攻击又来了。

    这些武林人士跟白浪的档次差不多,内力有但是不算太强,也无离体之能,只是内力能够让他们力大身轻,还有能发挥一些原本没有内力的时候会被认为是花架子的招式的真正杀伤力。对于白浪而言,这已经是非常难以对付的对手了,一对一他或许谁也不怕,但是现在是五六个人围攻他一个,那可就要压榨自己全部的潜力来战斗了。

    这样的战斗点燃了白浪的战意,他一从破碎的“掩体”下窜出,顿时便身体一长——这又是他虎形真意的本事,浑身如同一头大猫一般,脊椎弹动能收能放,收起来仿佛圆球,放出来直接便如同弹簧拉长一样。手臂再度一探,手里的短剑直接就捅进了某个武者的胸腹之间,一时之间白浪也不收回短剑,手一松便将卡在人骨之中的短剑放开,脊椎一弹,反身便是一扑。

    金钟罩的内力虽然还不能挡住有内力附着的刀剑,但是减低伤害的效果是确凿无疑的,而且金钟罩内力凝聚之处,倒也颇能类似金铁。而白浪双爪本就练成了虎爪,如今附上金钟罩的内力,更是仿佛兵器一般。他扑向的这位手里乃是一把长剑,剑法圆润如意如同牵丝一般,柔丝之中会突然刺出一点,伤人耳目人中心脏喉咙,或许真的算是不错的剑法。

    然而白浪没那么多时间跟这位纠缠,他只是一手护住双目,直接扑进这剑客的剑圈之中,那剑划破他的衣服,刺划过他的身体,哪怕是金钟罩的内力也挡不住,被划出了诸多伤口。以伤换命,白浪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抢入中宫,白浪虎吼一声双爪撕出,同时头微微一低以额头护住双眼——鬼晓得这什么声音会不会在任务结束后为他们疗伤,无限流可不都是有这种好待遇的。

    人的头骨就是以这块额骨为最坚硬的部分,某些情况下甚至能弹飞或者卡住小口径的手枪子弹,而有了金钟罩的内力,这硬度再上一层,白浪估计那剑是未必能破颅而入的。而时间也等不及这剑客的动作,白浪的扑击双爪带有一股腥风,比眨眼的速度还快便已经触及了他的身体

    这拍击抓入的力量怕是有数千斤的力道,一把拍在那剑客的身上,没等他受力飞出去,立刻便是化掌为爪一把抓入。借助飞出去的力度,这剑客的前胸整片肋骨直接就被撕了下来,白浪手里血淋淋地一把皮肉连带着一副排骨而白浪飞快地将排骨打横丢出去,用来遮挡一下其他人的眼光,而他自己则是借着这个势再度扑出去。

    近身搏杀,再没有比拳脚虎爪更为凶残的武器了。以白浪此时的力量,那真是碰到哪里哪里就骨断筋折,抓到哪里立刻就是一个血葫芦。不过对方也不是白给的,在这样的搏杀之中同样也能给白浪留下伤势——这家伙只需要注意别给那喂毒的兵器击中,至于其他的地方大可以用金钟罩内力加强的皮粗肉厚的地方去挡——受伤总比死好。

    而他下一个目标就是那用毒剑的家伙,对付这个人,白浪同样是抓起了刚刚被他杀了的死人当盾牌,在最短的时间里折断了这人的脖子,将他的身体扭成了麻花,代价就是背后被砍了三刀,而屁股上还挨了两剑,一个肩膀吃了一记软鞭

    当白浪最后借助自己的“感知”,终于杀光了这些人之后,他也是疲倦无力地坐在一具尸体上。“没想到居然真的突破了,还真的有这种‘武神挂’,不过身上这伤运气不好说不得真的会流血而死吧。还是要包一包。”搏杀从开始到结束,白浪算了算大概两分钟都不到,这种高强度的杀戮让那些人也根本来不及恐惧跟逃跑,每一个都搏杀到了最后。

    “真是何苦来着?一出来就喊,然后上来围攻,他们是什么势力的都不知道不过喊什么堂主,莫非便是那什么目标的手下?那货叫什么来着?”白浪有点生疏地帮自己包扎,可怜身上刀伤剑伤不少,有些都能见到骨头,不过好在金钟罩内力减伤有效,而且控制肌肉紧紧收缩止血,使得包扎的效果还算可以。

    反正左右也就是用水洗净,然后用布一层层包起来包紧——这布还挺难找,只能是从死人身上扒下看上去干净的撕一撕之后包了。“肯定会感染”白浪骂了一句,然而也就十二个时辰,以他的身体素质应该能支持住——再往后要么被抹杀,要么能回去,总归是不用担心了。

    眼下人死光了,想要问个路都不可能,而且流血战斗之后,白浪颇是觉得口干舌燥,好在周围有溪流,洗干净身体的同时也好好地喝了一顿——管他有没有寄生虫之类的呢,反正也就一天功夫。既然没法分清方位,那也只能认真思考一下自己刚刚出来的时候看见的情况了,说不定能够推理出正确的方向——毕竟那几个死鬼一开始的情况看起来应该是在守卫不是么。




-------------------------
尘归尘,土归土,生终将死,灵终将灭,万物终将消亡,在辉煌,不过一抔黄土,一捧青灰!人生百年,岂有永恒不灭者,夕阳末世,惊怖可闻,不过光阴一刹。
——哀悼疫情去世的同胞,愿安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