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逆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

把你放在眼里!

把你放在眼里

【情节还原——第三章至第九章】

思念甜,眼泪咸,相见何必带无言?

人心乱,生死忘,空手也能接白刃。

(一)

伯乐常有,而千里马不常有。有人总希望自己是一匹良驹,能在伯乐面前表现;更多的却是脱缰的野马,肆践消磨着伯乐的视力。

张晨欺负牧羊未果,反被欺负。

此事被李思念知道后,小小的心思,谋划着如何为兄出气。

小小的计划,就这样酝酿着……

球场。

张晨挥汗运球,转身,接球,过人,抛投……随着此起彼伏的呼喊声、欢呼声,他看到了李思念,一个从来未出现在球场的陌生少女。她,用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那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征服了他的眼球,仿佛全世界的色彩都在她身上。

于是,他,

投球失球,没心。

拨开人群,迅速。

一时间,人群中,只有他和她。好吧,还有他的后援团。

李思念把自己精心熬的汤送上。

他喝了。

感觉不对,忍了,强忍故作好喝;

喝到一半,吐了,吐得肝肠寸断。

好事总要多磨。结果,老天就把他当作绝世好铁,乱磨。

张晨中招了。

汤中有毒。虽毒不死,却带着满满恶意的玩笑。

他的后援团,想要报仇,却又害怕。一个能把保温杯捏成碎片的,绝不是自己能惹得起。

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脸去挨左一巴掌,右一拳,哪个打得更痛?很明显,脸最痛。

刚刚围拢过来的后援团,又如潮水般退开了。

李思念,离开了球场。

这笔帐,又被记到李牧羊头上。

(二)

午休。

睡梦中的李牧羊被张晨拍打桌子声吵醒。

“你欺负我”。

“你凭什么欺负我”张晨含着泪,怒吼着,“就因为我比你白,比你有钱,还比你帅,你就欺负我”。

李牧羊抓着自己睡乱的头发,“你被我一拳打飞了”。

张晨暴跳如雷,一听到这句,仿佛泄了气的皮球。弱弱地反抗道:“你卑鄙,居然使用美妹计”。

李牧羊眉头紧锁,盯着他,说道,“你被我一拳打飞了”。

“-------”

张晨带着泪花,心想,“还能不能聊天了,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还没等他继续教训李牧羊,捂着肚子又蹲了下去。

屁里藏毒。

肚子舒服了,脸都丢尽了。

(三)

各位看官,看得尚可?

不管如何,反正我看不到。

由于赶时间,我要跳章节还原了,请谅解谅解。

牧羊被误解欺人,小心辩解顶老师。

牧羊罚站小心陪,咖啡馆里现杀手。

(四)

你会倚天屠龙,我会空手挨刀。

咖啡馆。

一边是赢弱的牧羊,

他的对面是崔小心。

一边是伪装成侍从,提着托盘,接近,接近……“乌鸦”行刺的目标很明确,江南行,杀小心。

梦里她问能否陪着看一场帝国电影?牧羊不知抉择。

现实她问若有希望,能帮他补习吗?牧羊不知抉择。

一股暗含的杀机,悄然而至。

---------

落樱花落香四溢。

帝国挑剔的杀手“乌鸦”,他右手的刀影,快而狠地靠近,似要在少女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用血绽放开的樱花花瓣点缀这件完美的艺术品。正如他一如既往收割的生命,终将成为他完美艺术的素材,不容失误。

他左手也不空闲,托盘砸向牧羊。

乌鸦,对自己的速度很有信心,对绵羊般的目标也很放心。

仿佛那件樱花般的艺术品,正迫不及待地向他招手。

看着女孩微醺的眼眸,看着她来不及地挣扎。

虽然在害怕,心跳加速。

甚至怕得要死,

可是,他努力睁开双眼,伸开双臂迎着刀芒。

让我为你挡刀,哪怕一分一秒。

哪怕背后风吹雨打。

哪怕面前刀山火海。

这一刻,李牧羊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

但是,

嚓!

是刀扎进了皮肉的声音。

竟是如此尖锐!

---------

一尺多长的水果刀刺进肉里,然后推进,直至仅仅看到刀柄。

他一刀刺穿了李牧羊的手掌!

作为自傲的杀手,“乌鸦”实在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

李牧羊痴痴地看着茫然的“乌鸦”,努力地咧开嘴笑道,“我挡下来了”。

听到李牧羊的话,乌鸦更是觉得这是对自己的挑衅。

“你挡不下来。”乌鸦声音冰冷地说道。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把那把水果刀从李牧羊的手心给拔了出来。

嚓,嚓!

又是刀扎进了皮肉的声音。

他再次刺穿了李牧羊的手掌!

同样的位置,同样的空洞。

“乌鸦”愕然,化作脸部肌肉的抽动。心想,一次可以说是偶然,那第二次又如何解释?

他是一个杀手,他也是一个艺术家。

他习惯自己的工作,他喜欢自己的追求。他希望任何一件完美的艺术由自己亲手雕刻,在带着欢笑的同时,谱曲一首首死亡的乐章,没有一丝丝的防备,没有一丝丝的痛苦。但是,眼前的黑炭完全颠覆了他的感官。

他惊愕,他愤怒。再次拔出水果刀,再刺目标。

得不到的艺术品,还是毁灭在手里罢了。

“你不能杀她。”李牧羊嘶声吼道。

他的眼睛血红,瞳孔再一次被那红云包裹。

-----

砰!!

乌鸦的身体重重地砸在吧台厚实的橡木柜子上面,喉咙一甜,嘴角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

“你他妈的-----”他指着正处于狂暴状态的李牧羊破口大骂:“被设定成百分百空手接白刃了吗?”

莫啵看着即将昏迷的李牧羊,向乌鸦怒吼道,“你又不是他的双眸,凭什么他把你放在眼里”。

(ps:再次看到各位看官,不胜欣喜。挺多天没出来蹦达了,想去剧情里跑个龙套虾米的。由于时间赶,浓缩的很山寨。在此,要向原作柳大道歉。此外,欢迎看官们的口水;能吐到我身上,那就更惊喜了。更多想说的是,无论看盗版,还是正版,都去纵横注册一个帐号,给柳大留个点击,点个收藏,占用各位两三分钟,可以吗?亲。)

作者:莫啵




-------------------------
尘归尘,土归土,生终将死,灵终将灭,万物终将消亡,在辉煌,不过一抔黄土,一捧青灰!人生百年,岂有永恒不灭者,夕阳末世,惊怖可闻,不过光阴一刹。
——哀悼疫情去世的同胞,愿安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